思路客 - 历史小说 - 初唐小闲人在线阅读 - 第299章 祭品

第299章 祭品

        祭祀所用的高台之前,是数以万计的吐谷浑民众。

        民众之中一列方阵,却是以身着皮甲腰悬弯刀的卫士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,正是吐谷浑这个国度的主人,伏允可汗的卫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队正中,老态龙钟的伏允半眯着眸子靠在一架已经包浆的软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软塌左边,站立的是吐谷浑的文武官员,伏允的第一谋臣天柱王,两位王储,吐谷浑大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软塌右边,站立的则是伏允的后宫之众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是一位约莫十五六岁,头发辫成许多跟辫子,身着一身脏到油光发亮的大红色嫁衣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身形消瘦,面容枯槁,嘴唇皲裂,看起来状态很不好,唯有一双眸子,亮得让人难以直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正是吐谷浑的国母,大唐弘化公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是她的官方身份,她更喜欢自称龙陵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吐谷浑的第一个冬天,龙陵生了一场大病,险些没有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她吉人天相,在熬过冬天之后,又逐渐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陵静静的站在老态龙钟的伏允身旁,一言不发地看着祭祀台上的大萨满将各种祭祀品往火堆里扔。

        牛羊的胚胎,硝制的皮毛,糌粑,青稞酒,浑身带血的婴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祭祀品被烧完了,龙陵依旧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两个甲士将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子带上了祭台,龙陵的脸色终于变了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,也是祭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陵用磕磕绊绊的鲜卑语朝一旁软榻之上坐着的伏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龙陵清脆的声音,老态龙钟的伏允半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瞥了一眼高台上被两个甲士架着的小男孩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陵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,刚想开口求情,祭台下方忽然出现了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年岁不大的牧民男女,不知何时突破了卫队的封锁,一脸悲切的跪在祭台下方,用一种龙陵听不懂的语言哀求这祭台之上的萨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祭台之下青年男女的声音,高台之上的孩子也瞬间挣扎起来,险些挣脱两位甲士的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祭台处的骚乱,伏允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捕捉到伏允眼中的不悦,另一侧的护卫忽然抽出腰间弯刀,朝祭台之下那对年轻的牧民男女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卫手起刀落之间,鲜血喷涌,那对年轻的男女便双双赴了黄泉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陵眼中满是惊愕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吐谷浑快一年了,她对生命两个字已经与在大唐时的理解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仍然无法理解为何伏允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的子民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那对年轻的夫妇,只是想哀求那位萨满放过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祭台之上的孩子也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不明白,为什么他的父母只是想和他多说两句话,就被砍掉了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愣愣的看着高台下面的两具无头尸体,眼眶忽然变红,喉咙里发出孤狼一般的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张牙舞爪的想要朝两具无头尸体扑过去,但两个甲士的大手就像是两把铁钳,任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陵的眼眶也红了,她捂着脸,眼泪无声的滑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个孩子身上,她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一样被自己的族群,自己的家园抛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忍住泪水,龙陵指着祭台上那孩子朝伏允哽咽道:“殿下不是承诺妾身可在族中挑选一百名孩童亲自教导吗,妾身想要他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伏允的声音淡漠得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两个甲士便迅速冲上高台,将那孩子粗暴的提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还不知自己的命运即将改变,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身受禁锢,只能以哭闹来表达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陵从甲士手中一把夺过哭闹不已的孩子,揽进怀中,小声开口安抚着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不断的挣扎,但龙陵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魔力,在龙陵的安抚下,孩子逐渐平静下来,只是无声的落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了,以后我就是你的阿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陵也想哭,但是她不敢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身旁这温情的一幕,似乎并未对软塌上的伏允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未曾多看龙陵一眼,仿佛同意龙陵的请求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!”

        伏允轻声下令,一队如狼似虎的甲士忽然冲进了人群之中,从各个方位提溜出来三个年岁相仿的孩子送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变故来得突然,让龙陵都有些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手安抚着怀中的孩子,一手指着重新被送上祭台的三个孩子,问道:“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侧的天柱王阴测测的回道:“新的祭品,怎么,王后也想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陵一脸凄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未等她继续开口,三个孩子已经被投进了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股浓烟冒出,祭台上的火势更大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残酷一幕,龙陵神情恍惚,脚下忍不住踉跄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伏允道:“王后若是身体不适,便先回去休息吧,明日早晨,随本王一同向西,去往高原底下放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龙陵咬着嘴唇,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,只是将怀中已经哭累了的孩子交给身旁的侍女,便带着伏允给他安排的亲随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龙陵走了,祭台之上的仪式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汉人种地是看天吃饭,实际上看天吃饭这四个字,对于游牧民族的约束力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游牧民族对于上天的敬畏,也远远要比汉人农耕民族强上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汉人,你老天不下雨,我求雨,求雨还不下雨,那我去河水里挑水淋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人,天不下雨,牛羊就只能渴死。

        汉人,遇到雪灾冰灾,大不了我多烧点柴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上,雪灾冰灾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草原人敬畏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时候,任何条件,他们都不会允许有人改变他们祭祀上天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方才,龙陵救了一个祭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吐谷浑就需要补偿给上天三倍的祭品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后自然可以救人的,但补偿给上天更多的祭品,也没有任何人会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